首頁 
>新聞中心>扶貧訪談
“十三五”開局新亮點
曬曬扶貧攻堅成績單
發布人:楊光來源:經濟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17-02-28
視力保護色:

2016年,扶貧攻堅首戰告捷,超額完成全年減少1000萬以上農村貧困人口任務。如何評價2016年我國扶貧開發所取得的成果?如何科學合理地發展致富產業,防范和控制市場風險?如何激發貧困人群脫貧致富內生動力?與此同時,面臨依然繁重的扶貧任務,要實現“不讓一個人掉隊”目標,還要啃哪些硬骨頭?近日,3位嘉賓來到經濟日報社經濟圓桌演播室,圍繞上述問題展開對話——

扶貧攻堅見實效

主持人:2016年我國扶貧開發取得了哪些成果,如何評價去年的工作成效?

蘇國霞:2016年是我國扶貧開發工作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在多方面工作中都下了大力氣,拿到了好成績。

一是為了把建檔立卡工作做得更精準,全國共動員了200多萬人參與,還動員了50多萬名干部駐村調研。

二是為了落實中央的決定,去年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10個文件,國務院有關部門印發了108個文件,都是具體落實中央脫貧攻堅決策部署的配套政策。一些貧困地區大型的交通、水利項目也都紛紛上馬了。

三是資金投入力度加大,去年中央財政扶貧資金增長幅度超過了43%。

四是考核評估力度加大。過去扶貧成效好不好,任務完沒完成,基本上沒有量化指標。去年開展了省級脫貧攻堅成效考核,省與省之間實行交叉考核。同時,還邀請了中國科學院地理所作為第三方,做獨立考核評估。根據各省區完成任務的情況來獎優罰劣。

方榮:黃岡是有名的貧困地區、革命老區。精準扶貧工作開展以來,尤其是2016年,黃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貧困群眾得到了更多實惠。

截至2016年底,黃岡市交通建設共投入465億元,現在有7條高速、6座長江大橋,高速公路里程達700公里。特別是大別山紅色旅游公路,全長458.65公里,總投資13.89億元,貫穿紅安、麻城、羅田、英山、浠水、蘄春、黃梅7縣市,連通沿線紅色遺跡、綠色生態、禪宗文化三大旅游區的38個景點景區以及23個鄉鎮,惠及230多萬名山區群眾。

此外,黃岡貧困農村的變化也很大。截至2016年底,黃岡全市農民人口基本收入達11150元,比2015年增長了8.04%,貧困群眾收入水平、生活水平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孫久文:近年來,國際經濟形勢持續下行,我國各行各業都受到了一定影響,特別是一些資源型的地區受影響很大。

在這樣的經濟形勢下,2016年我國貧困地區經濟的平均增長速度高于全國平均增長速度,這說明我國對貧困地區精準扶貧政策和投入對這些地區的經濟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國共有592個國家級貧困縣,包括連片特困地區,總共832個縣,這些貧困地區在改善基礎設施、改善基本公共服務條件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步。貧困地區經濟的快速增長,為整個國家經濟增長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也為當地經濟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

產業扶貧有講究

主持人:貧困群眾風險承受能力很低,怎樣防范和控制致富產業的市場風險,避免同質競爭和產能過剩?

蘇國霞:貧困地區存在資源稟賦不好、地理位置偏僻、產業單一等問題。要想徹底脫貧,需要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強,盡可能培育更多符合市場需要的產品和服務。貧困地區的一些特色產品、特色資源,是其他地區沒有的,發展起來就會有比較穩定的收入來源,比如小型農家樂、生態旅游業等。

此外,針對銷售渠道問題,可以通過發展電商扶貧,通過電子網絡讓農產品上線來解決銷售問題。例如,甘肅隴南政府通過網絡為農民提供服務,農戶一年能增加三四千元收入。江西通過郵政系統,實現農戶產品點對點、人對人銷售,不經過中間環節。

孫久文:同質競爭和產能過剩是現在一些貧困村、貧困群眾在發展生產中面臨的難題。

產業扶貧是一個十分復雜的問題,涉及方方面面。可以把區域經濟、縣域經濟發展和精準扶貧結合起來,讓部分貧困戶自己發展產業脫貧,也可讓一批貧困戶通過就業脫貧。同時,精準扶貧中的產業扶貧,也需要有規劃、有重點,從而引導農民脫貧致富。

方榮:目前,黃岡市開展了兩個方面的探索。一方面,提升傳統產業。通過合理的產業規劃,以龍頭企業帶動農戶發展板栗、茶葉、中藥材等特色產業。龍頭企業獲得了穩定可靠的原料來源,農戶實現穩定增收。例如,引入伊利集團到黃岡發展奶牛養殖,現在年銷售收入已經達到30億元。

另一方面,培育電子商務、生態旅游等新型產業。黃岡市現有6個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示范縣,每個縣有專項資金2000萬元,建服務站,作培訓,電子商務進農村實現全覆蓋。貧困戶在家里開實體店的同時開網店,線上線下結合,在家門口就把自己的產品賣出去了。此外,生態旅游對黃岡的帶動作用也很大,黃岡每個縣市都有自己的景點。鄰近武漢的鄉村,不僅僅是周末,平日里人氣也很旺。外地消費者也被這里的農產品吸引過來,成為農家樂游客。這兩個新興產業,對黃岡的帶動作用很大。

對癥下藥精準發力

主持人:目前,還未脫貧的幾千萬貧困人口,將是今后扶貧工作中的硬骨頭,要在2020年與全國人民同步實現小康,有什么好方法?

蘇國霞:當前比較有效的減貧途徑,就是瞄準貧困戶,分析致貧原因,分類施策,對癥下藥。比如,大規模易地扶貧搬遷、產業扶貧、教育扶貧、勞務對接等。同時,還需探索資產收益扶貧、生態保護脫貧等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仍存在一些困難地區,難以通過上述方法實現貧困人口脫貧。因此,下一步扶貧工作中,除了常規的“五個一批”直接到戶措施外,還應確定三個重點:一是把連片特困地區作為區域攻堅的重點,加大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的力度,改善地區發展環境;二是把貧困村作為基層攻堅的重點,實施貧困村提升工程,通過整合資金,幫助貧困村發展主導產業,改善基礎設施,發展集體經濟;三是把重病人群、長期病人作為群體攻堅的重點,將研究政策,解決大病、慢性病人的基本醫療費用問題。

孫久文:2015年底時,全國貧困人口有5570多萬,到去年年底還剩4300多萬,也就是說在一年之內差不多減貧了1200多萬人。按照這一速度,到2020年,這4000多萬人完全可以脫貧。

在具體的脫貧途徑上,還是要通過發展產業,讓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具備自我脫貧能力。此外,還要做好社保兜底工作,當前一部分貧困人口實際上不具備勞動能力,或者說沒有辦法參與到生產過程中,這部分人就需要社保兜底。也就是說,貧困線和社保線兩線合一,把這部分人兜起來,最后實現精準脫貧不落一人。

與此同時,還需通過生態補償實現綠色扶貧。綠色扶貧不僅能幫貧困人口脫離貧困,還能讓整個國家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這方面很多地方有很多具體的好辦法,如政府購買農民服務,直接把生態補償到農民手里。目前這一辦法已取得良好的效果。

方榮:2013年底時,黃岡市有貧困人口102.83萬,占全市總人口的17.75%。其中,有勞動能力、可通過發展產業實現脫貧的大約占68%。

在產業扶貧方面,實行“政府+市場主體+金融+保險+貧困戶”五位一體的產業扶貧模式。通過央企、上市公司、民營企業,還有家庭農場、專業大戶與貧困村、貧困戶簽協議,發展板栗、茶葉、中藥材、水產等特色種養業,并按照每一個貧困戶5萬元至10萬元的標準發放貼息貸款。貧困戶在企業、家庭農場工作,除了工資收入,還有入股分紅。

此外,黃岡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貧困人口大約占57%,貧困戶大病治療最多負擔5000元,其他由政府兜底。低于5000元的,貧困戶負擔10%,其他90%由政府來買單。

“等靠要”思想不可取

主持人:當前,在一些地區、一些貧困人群中,“等靠要”思想泛濫,如何才能激發貧困人群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

蘇國霞:有些貧困人口對致富沒信心,有致富產業也不敢做。一些貧困人口消息閉塞,對中央的好政策不知道、不理解。過去拎著米、面、油慰問的方式,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發展產業也有同樣的問題,發小雞、豬仔、小羊,也不問貧困戶會不會養,愿不愿養。貧困戶也不知養大了以后有沒人要。這種扶貧方式不僅不能真正幫助貧困人口脫貧致富,還容易助長“等靠要”思想。

因此,需要改進扶貧工作的方式方法。在貴州,有一位駐村女干部,她通過向貧困戶介紹什么產業適合當地情況,什么培訓項目能夠幫助幫扶對象,什么地方能去打工,幫助貧困戶建立信心,自己找到致富門道。要提倡這種幫助貧困人群建立信心、尋找致富門路的方式,使貧困人群可能會改變自己的思維,改變自己的習慣,從而振作起來擺脫貧困。

孫久文:在國際經濟學界,早就有人研究過這個問題。比如說,前幾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馬蒂亞·森提出能力貧困的問題。他認為,貧困人口致貧的原因是沒有自我發展能力,主張反貧困首先就要幫助他們建立起自我發展能力。當前,中央的一些文件已經多次提到扶貧先扶志。

此外,在扶貧過程當中,還要解決“精神貧困”問題。如果把“精神貧困”解決了,不少貧困人口就能夠產生自我發展能力。

方榮:在精準扶貧中,黃岡市也同樣遇到過這個問題。黃岡市通過建立脫貧激勵機制,開展“我脫貧我光榮”脫貧示范戶評選活動,對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率先脫貧的貧困戶給予獎勵。在每年10月17日“扶貧日”活動的時候,還請脫貧示范戶坐在主席臺上,講述自己的脫貧致富過程,提振其他貧困戶的精氣神。

?

相關文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