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發布會
主題:國務院扶貧辦就攻堅克難——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答記者問
時間:2019-03-07 10:50:00
嘉賓: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
圖片集錦
文字實錄
國務院扶貧辦就攻堅克難——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答記者問
瀏覽次數:
  • 主持人: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歡迎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會。本場記者會的主題是“攻堅克難——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我們很高興地邀請到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先生,圍繞這一主題回答大家的提問。首先,有請劉永富主任。

    2019-03-07 10:52:20

  • 劉永富:

    尊敬的各位記者朋友,上午好!今天是3月7日,“兩會”已經進行了四天,這是我第三次3月7日在這個地方和記者朋友們見面,向大家報告脫貧攻堅的情況,非常高興。我看有很多女記者,去年是女記者提問時我表示了節日的問候,今年我有新的進步,先向各位女記者、女同胞表示“三八婦女節”的節日問候。

    大家對脫貧攻堅都非常關心和支持,每次都有很多朋友來到記者會,平時也對脫貧攻堅工作做了很多宣傳,我表示感謝。我先介紹一些情況。

    2019-03-07 10:52:37

  • 劉永富: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精準扶貧已經實施了六年,脫貧攻堅戰已經打了三年,情況到底怎么樣?我想給大家一個總體的印象。兩句話:第一句話,脫貧攻堅取得了顯著成就。我國貧困人口從2012年的9899萬人減少到2018年的1660萬人,6年時間減少了8000多萬人,連續6年平均每年減貧1300多萬人。特別是東部9省市已經有8個省市沒有國家標準下的貧困人口了,即北京、天津、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福建、山東,只有遼寧還有幾萬人。從貧困縣來說,有832個貧困縣,2016年摘帽28個縣,2017年摘帽125個縣,2018年將要摘帽280個縣左右,目前各省正在進行評估,很快就會宣布。這樣下來,832個貧困縣有一半的縣摘帽了。2013年有建檔立卡貧困村12.8萬個,2018年底還剩2.6萬個貧困村。這是按照中央確定的目標: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消除區域性整體貧困,可以說人口已經做到了85%左右脫貧,村80%左右退出,縣超過50%摘帽。今年再努力一年,攻堅克難,再減少貧困人口1000萬人以上,再摘帽300個縣左右,那么到明年就會剩600萬人以下的貧困人口和60個左右的貧困縣。這是從直接減貧成果來說的。

    實際上還有許多間接的情況。首先,脫貧攻堅大大改善了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不僅貧困人口受了益,所有農村的農民都一起共享了這些成果。其次,我們通過脫貧攻堅還倒逼了產業發展、生態改善,培養了大批農村干部,鍛煉了大批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另外,我們基層干部的工作作風有了轉變,工作能力有了提升,農村治理水平有了提升,這些都是涉及長遠發展的,也是國家的寶貴財富。

    2019-03-07 10:56:27

  • 劉永富:

    第二句話,我們對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充滿信心。脫貧攻堅戰的實踐證明,我們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五級書記抓扶貧,加強對脫貧攻堅工作的領導。通過六年精準扶貧、三年攻堅戰,積累了許多工作經驗,政策措施更加完備。另外,我們還有新的措施,大規模的投入、大量人員的幫扶,堅持目標標準,堅持問題導向,堅持嚴格的考核評估,所以我們充滿信心。特別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脫貧攻堅,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抓。黨的十八大以來,每年都要開專題會議進行部署,黨的十九大以來,每個月都對脫貧攻堅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批示,即使在今年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這么重要的節日,習近平總書記還對脫貧攻堅作出了重要批示。我們作為脫貧攻堅的專責部門,深感責任重大、使命光榮,壓力山大、動力十足,當然也信心滿滿。有這樣堅強的領導,我們堅信脫貧攻堅任務目標能夠圓滿完成。

    在這里,同時我也要說明一下,這次脫貧攻堅戰解決的是中國千百年來沒有解決的絕對貧困問題,并不是說絕對貧困問題解決完了,中國就沒有貧困了,相對貧困還會長期存在。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這個地位并沒有改變。我們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特別是三大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這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基本特征,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仍然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所以,減貧在中國還是一項長期的任務。

    我先簡要向大家介紹這些總體情況。下面,我愿意也非常高興回答大家就脫貧攻堅方面提出的問題。謝謝大家。

    2019-03-07 11:12:40

  • 主持人:

    謝謝劉主任,現在開始提問。

    2019-03-07 11:12:50

  • 新華社記者:

    正如發言人剛才提到的,六年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顯著成效,連續6年減貧超過千萬人口,脫貧攻堅戰剩下的兩年時間內還將有約400個貧困縣要脫貧摘帽。請問,在這樣如此大規模的減貧速度下,未來的脫貧質量如何保證?正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確保脫貧有實效、可持續,經得起歷史檢驗。謝謝。

    2019-03-07 11:15:04

  • 劉永富:

    脫貧攻堅時間緊迫、任務艱巨,但不能因為時間緊迫、任務艱巨,我們就不顧質量。脫貧質量確實是個大問題,各個方面都比較關注,有的同志可能會提出,會不會有些假脫貧?這次脫貧攻堅的目標任務是明確的,我們的工作要求也是嚴格的,扶貧工作必須務實,措施必須扎實,結果必須真實,這是基本的要求,目標任務不能靠宣布完成,要實實在在地做出來。

    我們對脫貧是有嚴格標準和程序的。貧困縣、貧困村的退出,就是你的絕對貧困人口數量,中部地區要降到2%以下,西部地區降到3%以下。貧困戶的脫貧,就是要做到2020年時收入達到4000塊錢左右,并且做到不愁吃、不愁穿,基本醫療、義務教育、住房安全有保障,我們講“一二三”,一個收入、兩個不愁、三個保障,必須要達到這個標準才能申請退出、宣布退出,沒有達到是不行的。另外,我們是有程序的,貧困縣的退出是由縣里提出申請,市里初核,省里核查,核查完之后宣布,國家再去抽查,要抽查20%的縣,抽查不合格的要退回來。貧困戶也是要村里提出、本人認可。所以,第一有標準,第二有程序,第三有嚴格的考核評估,有信息系統的監控來保證。

    我跟大家報告,目前已經宣布了兩批。2016年宣布了28個縣脫貧摘帽,2017年宣布了125個縣脫貧摘帽,這153個縣宣布以后,目前社會反映是良好的,社會是認可的,群眾是滿意的。我們第三方評估調查的貧困戶、脫貧戶和農戶,90%以上是滿意的、認可的。謝謝。

    2019-03-07 11:16:20

  • 農民日報全媒體記者:

    2019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如何全力推進決戰決勝深度貧困地區成為了社會關注焦點。請問,在下一階段的工作當中,我們有什么重要部署?謝謝。

    2019-03-07 11:23:03

  • 劉永富:

    脫貧攻堅戰還有兩年,2020年底到現在還有20個月,確實任務很重,我們做好今年的工作尤其重要,做好了,為明年的工作打下一個更加堅實的基礎,既完成任務,又保證質量。

    在面上,今年要對照“兩不愁三保障”的標準,在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和安全飲水這四個方面,在全國進行一次摸底清理,把存在的問題找出來,建檔立卡,記在賬上,逐項、逐戶、逐人對賬銷號,防止出現遺漏。這是面上的。

    在點上,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特別是“三區三州”。到去年底,有兩個一百,一是貧困人口3萬人以上的縣有111個,貧困發生率在10%以上的縣有98個,這兩個一百就是攻堅克難、攻城拔寨的“寨子”,這就是堅中之堅,我們要盯著這些地區加大投入、加大幫扶力度,還要落實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實施方案。

    第三方面,就是堅持問題導向,對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發現的問題和考核評估發現的問題,以及各個方面發現的問題,包括媒體監督發現的問題,進行認真整改,通過問題整改推進工作。謝謝。

    2019-03-07 11:23:20

  • 中國扶貧雜志記者:

    現在社會對脫貧攻堅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同時也出現了這樣一類現象,脫貧攻堅是個筐,什么問題都在往里裝,農村里發生什么事情都與脫貧攻堅掛起鉤來,亂貼“扶貧”標簽。對于這類現象,劉主任您作何評價?下一步有什么應對的舉措嗎?謝謝。

    2019-03-07 11:23:51

  • 劉永富:

    這類情況確實有,雖然不是特別多,確實是有,用你們的話說叫“蹭熱點”,因為中央重視,社會都重視,都參與,都做這件事情,大家都往上靠,想做事的往上靠,想引起注意的也往上靠。但是對這類問題,我們還是要有個正確的態度。總體上、主流上,大家做扶貧,還是真實的,認認真真地辦事情。但是確實有些人打著扶貧的旗號辦自己的事,甚至借機斂財,搞一些其他的事情,有些地方借機舉債,這些情況都是有的,要堅決進行糾正。特別是打著扶貧的旗號去斂財、違法亂紀的,要發現一起、查處一起。謝謝。

    2019-03-07 11:24:19

  • 農視網記者: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8年易地扶貧搬遷280萬人,這對扶貧工作有了很大的推進。但是同時易地搬遷的貧困群眾換了一個新的環境之后,到了新環境需要找到新工作。請問劉主任,在幫助他們在新環境就業的問題上是怎樣考慮的?有什么舉措?謝謝。

    2019-03-07 11:28:33

  • 劉永富:

    今年搬遷280萬人,是什么意思呢?“十三五”期間,我們要易地搬遷100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這個任務在今年要全部完成。們沒有推到2020年,因為搬遷了并不等于就脫貧了,所以要有一點時間,搬遷群眾要謀生路、生活。不搬肯定不行,在那個地方不具備基本的生存條件,還會破壞生態環境,年年扶、年年貧,一不扶又返貧。但是搬了,又有搬了的問題,這么大一批數量的搬遷,是個系統工程。從老百姓來說,他有個適應的過程。比如他在山里住著,燒柴,從10月份一直燒到來年的5月份,火塘不停。現在一搬到城里來,哪有那么多柴燒啊,也不能燒了,變成樓房了,包括做飯,用煤的都少了,用電、用氣,用氣他有恐懼感,用電磁爐,他們還不熟悉,還得適應。再比方說,他在山里上廁所,就是旱廁,回歸自然的。搬到樓房里去了,不沖掉不行,他一沖一按,一毛錢、幾分錢就沒了,支出就比以前多了。所以,生活習慣、思想觀念,包括一些生活技能都在變。更主要的是搬到新房子后,你的收入從哪里來?生活怎么解決?這確實是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都很重視。

    2019-03-07 11:28:53

  • 劉永富:

    首先,我們搬遷是有規劃的。往哪個地方搬,不能一搬了之,搬了以后怎么生活要研究,首先計劃要有。但是計劃畢竟是計劃,還有個實施的問題,所以有個過程。我們現在要做的,無非是兩條:第一條,因地制宜地發展產業。第二條,培訓務工。當然,搬遷以后老人看病、小孩上學很方便了,即使出去打工,也節省了路上的路程,所以好處還是很多的。但是,要出去務工,要就地發展產業,還是有個過程的。我們也有一些措施,比如東西部扶貧協作,沿海的省份富裕了,就要按照“兩個大局”的戰略構想,支持西部。我們在西部省和東部省搞一個勞務協作,西部勞動力往東部送的時候,要多送貧困人口,有的是免費培訓,有的是免費提供路費,有的是過去了以后穩崗,把貧困人口作為重點,尤其把易地搬遷群眾作為重點,這是送出去一部分到東部去。

    2019-03-07 11:29:12

  • 劉永富:

    第二,在當地留下一部分搞扶貧車間。縣城的一些企業,像九十年代沿海的“三來一補”一樣,在村里面建一些扶貧車間,讓這些貧困人口在家門口就近就地打工。現在全國有3萬多個扶貧車間,有200多萬人在里面就業,其中貧困人口接近100萬,這樣又解決一部分。我們現在蓋的小區,一樓二樓這些商品房都預留出來了,搞扶貧車間。像西藏拉薩有個“三有村”——“有房子、有產業、有健康”,搬了幾百戶過去,建了三個股份制企業,一個是養奶牛,一個養雞,一個搞種植,而且都是股份制,盈利還比較好,有這樣成功的做法。當然,搬一千萬人這個問題,包括同步的還有大幾百萬人,怎么長期穩住,對我們還是一個考驗,這個任務還是很繁重的,是個長期的任務,不指望一搬過去就所有問題都解決了。但是,我們還是有辦法的,有問題我們慢慢解決。當然也不能太慢了,還得抓緊,那邊等著吃飯呢。謝謝。

    2019-03-07 11:35:28

  •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我們注意到這兩年,扶貧領域考核監督在不斷強化,就像您剛才也提到了,包括中央的脫貧攻堅專項巡視,還有一年一度的脫貧攻堅成效考核等工作,通過這些考核和監督,我們主要發現了哪些重點問題?整改的情況又是怎么樣的?謝謝。

    2019-03-07 11:47:03

  • 劉永富:

    這次脫貧攻堅要實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制度。大家想一想,中西部22個省的省委書記、省長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這是十八大以來唯一一項由黨政一把手向中央立軍令狀的工作。對脫貧攻堅進行專項巡視,也是到目前為止黨中央唯一一次對一項工作、一個領域進行專項巡視。所以,這兩個唯一和實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制度,都表示了中國脫貧攻堅的堅強決心和堅定信心,表示了脫貧攻堅是必須完成的硬任務。脫貧攻堅六大體系里面有監督考核體系,現在又增加了中央專項巡視。

    中央專項巡視主要發現了四大類問題:一是政治責任落實不到位。二是貫徹精準方略不到位。三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突出。四是深度貧困問題突出。中央巡視是政治巡視,重點抓黨委、政府和黨政一把手的責任,抓有關部門黨組、黨委和主要負責人的責任。現在各地、各部門都制定了方案,正在整改之中,4月底前要向中央提交報告。

    我們一年一度的考核工作,有省際交叉考核、第三方評估、記者暗訪、績效考核這四項,再加上脫貧攻堅民主監督以及對平時發現的各類問題,都要匯在一起,每年都要把這些問題通報給地方進行整改。目前實地考核已經結束,正在匯總問題。這個主要是查責任落實、政策落實、工作落實的情況,確實還有落實不到位的,要查貧困識別是不是準確,幫扶是不是精準,退出是不是保證了質量,群眾滿意度到底怎么樣,資金管理使用到底怎么樣。對這類問題,每年都要進行整改,今年我們又有新的措施,就是把考核整改和巡視整改結合起來,這是今年的一個特點。

    第二個特點,要求不能問題清單反饋地方整改以后層層搞督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已經明確,問題反饋以后,三個月之內,中央部門和省市縣不要再去搞層層的督查考核。現在問題還是發現比較多的,每年全國都要整改幾萬個問題,處分四五千人,當然也提拔若干人,表揚若干人。對考核好的,不僅要通報表揚,還要給予資金獎勵,嚴管厚愛相結合,鼓勵鞭策相結合。謝謝。

    2019-03-07 11:47:33

  • 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

    今年是實現全面小康和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沖刺年,可是近來中國經濟面對下行壓力,而中美貿易戰也帶來了一些影響。請問,實現上述目標的進度是否會被拖慢?謝謝。

    2019-03-07 11:49:31

  • 劉永富:

    我可以明確地告訴您,不會影響,也不會說拖到2021年。中美貿易戰好像沒有這么嚴重吧?有一點摩擦也是很正常的。反正我們是不希望打貿易戰,但是貿易中間有一些摩擦、有一些問題也是正常的,通過談判、協商來解決,中美兩國國家元首都親自出馬,現在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磋商,我們希望問題得到解決,也相信問題會得到解決。

    你要說一點影響都沒有,那也不實事求是。首先,貿易摩擦多了,對兩國經濟的發展會有影響。經濟發展是脫貧攻堅的物質基礎,經濟發展有了影響,那對脫貧攻堅也就會有影響。現在主要的影響在什么方面呢?一些企業崗位可能會減少,會影響一部分貧困人口的務工。但是對這類影響,我們可以采取其他的辦法來彌補。現在脫貧攻堅的辦法多得很,不在沿海務工,我們可以就地發展產業。所以,我們會把這些影響降到最低的限度,就是必須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不能讓它影響到我們任務的完成。你要相信,我們中國有這個能力,也是有這個辦法,我們辦法還是多多的。謝謝。

    2019-03-07 11:50:03

  • 成都廣播電視臺神鳥資訊記者:

    我的問題是關于扶貧金融的,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強扶貧力量、加大資金投入。想問一下劉主任,今年在金融扶貧方面有哪些工作部署?為了更好地推進金融扶貧,您和金融機構、金融監管部門將會加強哪些溝通?

    2019-03-07 11:51:35

  • 劉永富:

    金融扶貧在這次脫貧攻堅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可以說是生力軍。中國以前的扶貧投入,在黨的十八大以前,扶貧資金是很少的,而且主要是財政資金投入,金融資金很少。

    現在金融服務脫貧攻堅工作做得很好,我們有扶貧小額信貸、扶貧再貸款,還有扶貧金融債,每年都會有過萬億金融資金投向貧困地區和脫貧攻堅直接相關的一些項目。我們對建檔立卡貧困戶搞產業缺啟動資金的,給扶貧小額信貸支持,5萬元以下、三年以內,免擔保、免抵押,金融機構按基準利率放貸,縣建風險基金,扶貧資金全額貼息。我們做了多少呢?2014年制定政策,2015年放貸1100億,2016年放貸1700億,2017年放貸1500億,2018年近1000億,加上今年已經累計放貸5500億,現在已經按期還貸2600多億。我們的易地扶貧搬遷,金融機構發放了1000多億中長期貸款。金融部門是生力軍,是立了大功的。

    當然,在這里面,我們也要注意一些問題,就是防止有些地方打著扶貧的旗號變相舉債。還要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像扶貧小額信貸,去年最多的時候,逾期有30多個億,我們很快采取措施,加強監測,逾期率從百分之一點幾降到現在的0.4%,應該說資產質量很好。脫貧攻堅要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因為“三大攻堅戰”都是互相促進的。當然,我們也希望金融部門繼續堅持這個好的做法,在防范金融風險的情況下,進一步加大對脫貧攻堅的支持力度,特別是要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要向產業扶貧項目傾斜,要向易地扶貧搬遷傾斜,在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發展等方面給予更多的支持。謝謝。

    2019-03-07 12:01:29

  •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

    我關注的是關于扶貧領域的作風問題。在我們的采訪過程中,有貧困群眾反映,個別扶貧干部存在著優親厚友的行為,甚至是搞形式主義、形象工程。所以想請問劉主任,在今年對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的問題上,將如何“重拳”出擊?謝謝。

    2019-03-07 12:12:42

  • 劉永富:

    我們對優親厚友的、弄虛作假的、搞形象工程的、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已經重拳出擊了,這幾年查了不少案子,也處理了不少人。處理人、查案子不是目的,目的是要完成脫貧攻堅任務。防治這些問題,要搞清楚他為什么能夠優親厚友,為什么能弄虛作假,為什么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能過關?要從制度上考慮,做好頂層設計。

    對誰是貧困戶有嚴格的標準和程序,符合條件的進行建檔立卡,對致貧原因是什么、誰來幫他、采取什么措施、幫得怎么樣、是不是脫貧了、脫貧了以后怎么樣,都要進行記錄和跟蹤。即使脫貧了也要跟蹤。所以,建檔立卡系統既是共和國脫貧攻堅的檔案,也是我們查處各種問題的依據。像第三方評估、省際交叉考核,查的數據都是從這個庫里抽出來的。如果搞弄虛作假,我們可以通過建檔立卡系統和實地考察看看是不是這么回事。如果是這么回事,就記一筆賬,最后要處理的。所以,想搞弄虛作假就要掂量掂量了。但是,弄虛作假仍然會有,最近也查了一些村、一些戶識別得不準。主要原因是有的村基層組織是軟弱渙散的,還以為跟原來一樣,想怎么整就怎么整。現在不行了!這是建檔立卡。資金項目管理要公開公平公正。比如,我們現在資金很多,以前是擠占挪用,現在違規的資金從2013年的15%降到去年的1%,大量資金有的趴在賬上,不敢用了。我們搞項目庫,按照脫貧攻堅的規劃,按照當地產業資源稟賦和產業特點能做什么,我們先把項目找出來,等錢來了以后,就從項目庫里選,經過論證,這里面的貓膩就會少。再一個,到村、鄉鎮一級的項目資金的使用要公示和公告,要群眾監督,當然這是制度上的設計,建檔立卡、建項目庫、公示公告。即使是這樣,仍然會有一些頂風作案、違法亂紀的。最后我們就是一招,輕微的糾正,嚴重違紀違規的就處理、處分。比如有的地方,低保吃回扣,危房改造搞貓膩,判刑的都有,這不是重拳出擊嗎?我們還要繼續保持這種威懾力量,誰要想動扶貧這個奶酪,或者敗壞脫貧攻堅的名聲,我們也要嚴肅處理,不能讓他得好處。謝謝。

    2019-03-07 12:13:07

  • 河南報業全媒體大河報記者:

    2017年,蘭考縣率先實現脫貧,我們連續三年跟拍了蘭考縣張莊村閆春光的脫貧故事,今年我們去回訪的時候發現,閆春光去年靠著賣小磨香油賺了二十多萬,實現了小康。但是記者發現,他還沒有開網店。請問劉主任,我們在技術扶貧尤其是發揮“互聯網+”的作用,助推脫貧攻堅戰有何安排?謝謝。

    2019-03-07 12:18:53

  • 劉永富:

    蘭考和井岡山是2016年脫貧,2017年宣布的。脫貧后,他們在繼續做鞏固的工作。張莊我去過,脫貧之前去過一次,脫貧之后又去過一次,相隔兩年,變化比較大。我有兩個感覺:第一,張莊沒有大拆大建,農村那些房子修一修、整一整,就地整得干干凈凈,很有品位,你們可以去看。第二,沒有見著閑人,大家都在干事,都在干活。

    我覺得,村里應該有互聯網,應該有電商,蘭考這方面還是可以的。如果沒有,是可以通過扶持開辦電商的,他們還可以去隴南學習。確實像你說的,現在做扶貧要利用信息技術,利用“互聯網+”來做,要坐上時代的快車。這方面我們已經有典型案例,2014年開始,在甘肅隴南開展電商扶貧示范市試點,甘肅隴南是甘肅交通最不發達的地方,和四川交界,2013年時有80多萬貧困人口,現在還有小20萬。甘肅隴南的貧困人口通過“電商+扶貧”,2015年人均增收430元,2016年人均增收620元,2017年人均增收710元,2018年人均增收810元。非貧困人口增收比這個還要多。通過電商解決買難賣難的問題,甘肅隴南的農特產品現在沒有賣不出去的了。老百姓轉變了觀念,靠自己的勞動來致富,市場要守信,要有質量,要有品牌的意識,要有現代化的手段。

    我們在全國搭建了一個平臺,中國扶貧志愿服務促進會建了一個社會扶貧網,現在注冊人數4000多萬人,貧困人口有什么需求,經過管理員發布,在網上實現對接。到目前為止,快兩年時間,發布了400多萬個需求,對接成功300多萬個,還是挺有成效的。下一步,準備把貧困地區的名特優、綠色有機產品,比如說青藏高原的青稞、牦牛、南疆的大棗、核桃賣到城里去,青稞降血糖,牦牛肉營養美味,新疆的核桃、大棗品質好,農民增收,城市人買到合適的產品,通過電商,壓縮中間環節,兩全其美。謝謝。

    2019-03-07 12:19:25

  • 主持人:

    由于時間關系,本場記者會到此結束,謝謝劉主任,謝謝各位記者。

    2019-03-07 12:19:48

  • 劉永富:

    謝謝大家。

    2019-03-07 12:20:1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淘宝快3走势图 怎样卖花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官网 养鹅 养柴鸡赚钱吗 用什么app看新闻能赚钱的软件下载 哈尔滨真人麻将 鲁班靠什么赚钱 在家用手机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王者荣耀刷金币 云赚钱软件怎么玩 彩金捕鱼游戏机多少钱 美团打车app怎么怎么赚钱吗 大通彩票群 钓鱼人天天钓鱼如何赚钱吗 微乐辽宁麻将有挂吗 云南烤洋芋豆腐赚钱吗 辐射4卖东西怎么赚钱